• 亲信干政案一审宣判:朴槿惠被判24年监禁 罚款180亿韩元 2019-04-17
  • 主旋律电影商业化 如何实现票房口碑双丰收? 2019-04-16
  • “靓号”有风险  当心被诈骗 2019-04-16
  • 寻根尧祖 圆梦中华——2018首届尧都民间祭拜尧帝大典在山西临汾尧都举行  2019-04-15
  • 《陈情令》曝剧照 李若彤演绎蓝家家主 2019-04-11
  • 把握和传承好“变则通”思想(大家手笔) 2019-04-11
  • 工作日醉酒迎检查——查! 2019-04-07
  • 乐清湾跨海大桥雄伟壮观 2019-04-07
  • 你所面临的除了再没利用价值的收回狗粮与制裁,还有国际的反腐制裁,反邪恶制裁。 2019-04-06
  • 2015科教频道中秋晚会《天涯共此时》 2019-04-06
  • 新疆美食,新疆吃货联盟,分享美食 2019-03-25
  • 回复@IP比ID好:都被咱用上了?你们咋不会用呢?难道把现实中的悲催带到了论坛? 2019-03-23
  • 董卿李思思朱迅 春晚女主持衣品大PK 2019-03-23
  • 日本大阪北部地区6.1级地震 2019-03-22
  • 端午假期要来了!收藏这份指南,避开人山人海 2019-03-18
  • 快乐十分走势黑龙江 > 网游小说 > 黄金时代里的名侦探公平 > 第六章 九尾狐的美丽传说 6.16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福彩双色球开奖:第六章 九尾狐的美丽传说 6.16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是一段由欢乐和喜庆组成的日子。
        虽然没有什么一直响闹不停的欢乐音乐和歌曲,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由杜公平住的地方为中心,所有的人都变得十分忙碌和喜悦起来。每一个人都仿佛有着自己非常非常重要工作,不时会一两名低头急走的下女迎头撞在一起,然后相互道歉后,匆匆离开。
        仿佛是种不真实的感觉,杜公平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外人一样孤独地坐在那里,不知道需要做些什么。
        杜公平,“美弥子呢?”
        楠木,“对不起,公子!结婚之前,两个新人是不能相见的?!?br />    好吧!杜公平这回连在这里自己最熟悉、最亲切、最想见到的人也见不到了。杜公平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杜公平,“楠木?!?br />    楠木,“是?!?br />    杜公平,“我现在该干什么?”
        楠木,“您什么都不需要干?!?br />    杜公平,“可是无所事事也不是什么开心的生活?!?br />    楠木,“那您想看一下美弥子带来的随礼吗?”
        美弥子是千家大家的女儿,随嫁的东西当然非常丰富。不说那些众多、杜公平也搞不清楚价值的各种物资,就是那一排8名任君采用的花季少女也不是杜公平能够心理承受的东西。
        杜公平,“楠木!”
        楠木,“是!”
        杜公平,“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
        搞得杜公平和贫民区出来的小伙子一样,从上到下没有一件是来自杜家的东西。虽然杜公平自认主自己并不在乎的,但是突然发现自己内心还是十分在乎的。
        楠木,“因为关系着风间家千家的荣耀?!?br />    杜公平,“荣耀?”
        杜公平不清楚这事和荣耀有什么关系。
        楠木,“是的!风间家是千年的家庭,不可能像普通百姓那样简单嫁女的。而且……这一起可能是风间家千年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婚礼,所以没有人希望它能随随便便?!?br />    北之洛体育场,随着比赛主裁吹响比赛结束的哨声,今宫爱子终于坚持不住地再次跪倒在比赛的场地之中。
        这又是一场艰苦非常的战斗,比赛的对手并不是今宫爱子的对手。但是一上来他再次严格执行防守、游走、不死战、消耗今宫爱子体能的战术。所以今宫爱子打得很辛苦,非常辛苦。最后终于在对方以为今宫爱了体力严重透支,已经无力战斗的时候。对方想一剑反攻今宫爱子,反被今宫爱子设计,一?;髟味允?。但是自己却真是无力再战,跪倒在比赛场中。
        对方的选手已经昏迷,主裁的读秒已经结束,这次比赛的胜方再次是立花高中、再次是今宫爱子。但是此时的今宫爱子已经无力走动。
        主裁宣布完比赛的胜利方后,犹豫地看了一眼今宫爱子,走过来,想要扶起这个在比赛中人不得不敬佩的女孩时,这个女孩再次扶着剑从地上站起。浓烈如白雾一样的气体不断从那个护盔中喷出出来,仿佛是一头黑暗喷火的恶龙。
        今宫爱子拿掉了扣在自己对上的护盔,一股完全由汗水凝聚而成的水流从头盔中流了出来。今宫爱子头发全湿,仿佛是从水塘中捞起。
        立花高中的一名男生过去拾起今宫爱子丢落地上的护盔后,又在今宫爱子的指挥下,去掉了那具挂在今宫爱子身上、沉重的护具。
        今宫爱子再次走动,来到赛场中自己应该站立的位置。收剑、鞠躬。
        花瓣洒动,音乐四溢。
        青丘风间家的祖地,今来这里了新一代贵女中美弥子的婚礼。这是天生高贵的贵女的婚礼,这是自青丘风间家远古流传至今的8支贵女流派中的传承者的婚礼,这是风间家千年都不曾有过的事情。
        所以这场婚礼的举办是祖神的神社,是位于风间家连绵有如迷宫般庭院群正中的那个祖神神殿。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在祖庙举行自己的婚礼的,但这是风间最高贵女儿和千年来不曾打破规矩的那个少年之间的婚礼,神灵也愿意祝福他们。
        这时已经是黑夜。
        随着黑暗的来临,婚礼已经进入到倒计时。传说中,由于敌人的追击和早期的苦难岁月,这些女人的先祖们,只能在晚上进行祭祀和大型活动。后来,虽然随着青丘风间家的不断发展和壮大,已经拥有足以自保的力量,但是这种传统依然在历史的长河被延续下来。
        无数巨大的蜡烛已经燃起,一个个身着古代宫廷女服的女人已经一排排地在神庙外的空地上整齐地跪坐等待。
        到处走动和忙碌地只余那些侍女服装的下女,一条红色的地毯从神庙中拉出,从院落的中间一直延续到院门。神庙的巫女,身着黑衣的巫袍、面戴黑色狐狸的古代面具,双手捧着一本厚重的古书,站在神庙的大门,直望地毯的尽头。
        低沉的号角声从院落两边响起,那深沉、厚重的声音仿佛与黑暗的夜色溶为一体。立时,院中上百跪坐着的身影一排一排将身体深深地匍匐在地。
        在一名巫女的引导下,一身红色喜服的杜公平和美弥子共同拉着一根红色的绸带,一步一步地走上地毯、走向最深处的祖神神庙。
        随着杜公平和美弥子共同走上直贯中央的红色地毯,地毯两边的巫女就开始吟唱起来自远古的巫歌。
        “东皇太一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
        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
        瑶席兮玉瑱,盍将把兮琼芳;
        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
        扬枹兮拊鼓,疏缓节兮安歌;
        ……“
        神秘的咒歌声,听不出那在述说着什么,仿佛一个苍老、巨大的狐狸在低声言语。在两人走神庙门口的一刻,那一直等待的、金边黑袍的巫女转身引导两人走入神庙,走入那空无一物,只有一个巨大狐狸神像的神庙。
        美弥子拉着杜公平跪坐下来,那红色的面纱下充满着喜悦。
        十数名巫女从庙外慢慢走入,开始不断围绕两人舞蹈、歌唱。仿佛鬼魅、仿佛仙灵、仿佛先祖……围绕、徘徊在两位新人的四周。
        “云中君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
        ……“
        当中巫女首领的咒歌声慢慢停了下来,十数巫女的歌舞也慢慢停了下来,呈一个巨大的圆形,将两个新人围绕在神殿正中。
        巫女首领慢慢走到两人面前,伸出一双苍老、干枯的手,各自放到了两人的额头。
        “神狐保估!你们今成夫妻?!?br />    与此同时,停止的巫女们再次歌舞起来。
        属于叶子的房间,叶子依然坐在那面绘有八首恶蛇的屏风面前。
        叶子看着一封正在慢慢自燃的信,正陷入沉思。
        叶子,“竟然结婚了!竟然结婚了!”
        叶子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左右徘徊了几步,然后又慢慢坐下。
        叶子,“她们是什么意思?是警告,还是通知?竟然给我发了一封告信。是什么意思?”
        叶子的气势再次与身后的八首恶蛇溶为一体。
        叶子,“知道了!如果再窥视杜公平,就等于掀起蛇魔宫与天照宫的战争。对吧?不就是一点点小秘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真是小气的女人们。?
        满是由红色布置的房间,一整张巨大铺满整个房间的红褥,褥子的中间是刚才拜完天地后就消失的美弥子红纱盖头,娇娇柔柔地跪坐在那里。
        满是美好、幸福的感觉,杜公平立在房门口,有些呆住。左右是两名红衣下女,跪立在被她们拉开的房门两侧,静静等候,无人催促。
        杜公平喝了点酒,由于有很多宾客的原因,杜公平不得不进行招呼、进行饮酒。虽然她们基本都不是自己认识的人,但是她们都是美弥子的亲友。杜公平必须感谢,至少她们都是真心祝贺自己的。虽然中间会有一点小小地妒嫉,但是祝福的诚心都是可以感受到的。杜公平很感谢,所以必须饮酒。
        好在这些人都是女人、而且是有素养的女人,所以没有什么死命潇洒的事情。好在美弥子属于贵女,整个宴席中属于贵女的人并不多。只是女人的莺莺燕燕依然使杜公平有些受不了。杜公平并不是一个十分善于交际的人,就算混了一些狐朋狗友,也基本上都是男人。女人真的不明白!而且其中还会有一些卡油的存在。是的,是卡油的存在。就像风流的男人在一些夜店中调戏女服务员一样,她们竟然会借杜公平进行感谢的时机进行调戏!而且所有的人仿佛对此都并不生气。就连杜公平认为该生气的美弥子母亲也只是在一边嘻笑观看。
        杜公平不知道所措的时候,这个杜公平现在的岳母终于结束了喜宴的闹剧。
        岳母,“好了!好了!杜公平你可以去洞房了,美弥子还在等着你的?!?br />    杜公平擦掉自己脸上数个不知道什么女性给自己印上的红色唇印,狼狈不堪。
        杜公平听到岳母的话如蒙大赦,“那我先回去了!”
        席面上一片哄笑,“快去!快去!美弥子可能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br />    杜公平狼狈离开,引得喜宴上一片欢笑。
        有下人帮助的感觉是十分舒服和周道的,在离开喜宴的一个小房间中,在两名下女的帮助下,杜公平终于清理干净自己脸上那些不应该存在的香艳唇印,并且还更换了一件干净、无味的新衣。这才慢慢来到自己的新房。
        两名身穿红衣的下女跪地左右拉开新房的大门,杜公平就看到了端坐那里美丽不可方物的美弥子。虽然在重重的新衣、红纱的笼罩下,杜公平看不清她的相貌和身形。但是这一刻杜公平依然认为她是最美丽的。
        一名下女的牵引下,杜公平终于回过神,一步一步走近属于自己的新娘。
        一根结着红色如意结的称杆放杜公平的手中,杜公平使用它慢慢挑去盖在美弥子头上的红纱。一个美丽、文静得值得所有人疼爱的女人跪坐在那里。
        美弥子安静、美丽地跪坐在那里。
        美弥子慢慢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面颊上挂着点点泪花,面孔中流露着无比的幸福。
        美弥子,“夫君!”
        杜公平,“娘子!”
        风间家的喜宴依然在继续,宴席正坐上那个与美弥子有八九成相似的中年女人,突然安静了下来,陷入深思:黑暗洞穴中的祖神神社,那个黑暗、狭小的、仿佛是茅屋的房子,那个苍茫、野蛮、神秘的巨大狐狸神像之下,那个神秘复杂图案的沙面。
        主母,“这是什么意思?是同意,还是不同意?!?br />    女巫,“神是同意的。但是神展示的风间家未来,依然回重回原来秩序。我们不要妄猜神灵的想法,只要接受。到时候,该明白时就明白了?!?nbsp;
        ……
        喜宴中主母,沉思间满脸的喜悦仿佛也消失不见。在整个喜气扬扬的喜宴中,仿佛正在巨烈燃烧中的火堆中突然露出一个万年不融的寒铁,与周边喜悦无比的气氛是那样的不协调!是那样的明显!
        一名家老走了过来,坐到这位本应该极其喜悦的母亲身侧,手中拿着一杯酒。
        家老,“主母!您在想什么?今天可真是一个应该喜悦的日子。风间家千年不变的惯例终于出现了变化。我高兴??!我……”
        这个家老喜极而泣,仿佛回忆起什么自己曾经难以回首的往事。
        美弥子的母亲再次恢复笑容,“是的!我们应该喜悦!应该高兴!”
        又一个家老来到她们的身边,“我听说民间可是一直都有听墙角的传统!”
        再来一个家老,“就是听新人圆房的那种听墙角吗?”
        “是的!”
        “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我们也去试试吧?”
        “同去!同去!“
        新房之中,巨大、红色的蜡烛照射下,屋内的4名侍女熟练、忙碌着,这一对新人的衣物一件一件地被除去。
        杜公平的对面,自己的新娘美弥子身上的衣衫一件一件地除去,最后再无一物。美弥子先是双臂紧捂胸前,满脸羞涩。突然,目光坚定,双臂放开,一步一步地慢慢走到杜公平的身前。
        无尽爱情喷涌,一把抱住,一把紧抱住。男人那种由心地无尽涌出喜悦使他站立着紧抱着女人,只愿无尽地抚摸、无尽地欣赏。红唇轻来,像温柔的轻风一样,合在男人的唇上。那种柔美,就像大海一样无边无尽。红唇离去时,那种不舍使男人的唇迅即追上,再次接合、交融。
        女人,“夫君?!?br />    男人,“是?!?br />    女人,“我们躺下吧?!?br />    男人,“不?!?br />    女人,“为什么?”
        男人,“仿佛梦一样,你说,下一刻,会不会它突然消失了?或者梦突然醒了?”
        女人,“不会?!?br />    男人,“真的吗?”
        女人,“真的?!?br />    男人,“妈妈说,女人都是骗子?!?br />    女人,“真不会?!?br />    男人,“不要骗我!”
        女人,“是?!?br />    ……
        两个赤裸地倒在褥上,男上女下,男人努力半天,但是依然笨笨地找不到地方。
        女人,“痛!”
        男人,“对不起?!?br />    女人,“吻我!”
        男人,“我爱你?!?br />    女人,“我爱你?!?br />    男人,“你帮我!”
        女人,“我不要!”
        ……
        风云大动,浪起浪落,然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男人安静地、留恋地从背身将女人紧紧抱住,大手依然不由自主在那光滑似绵的皮肤不断徘徊、游走。内心很舒服、很幸福。
        男人,“不能骗我?!?br />    女人,“可是女人天生是骗子??!”
        男人,“不能骗我?!?br />    女人,“知道了。我爱你?!?br />    男人,“我爱你?!?br />    ……
        突然新房的大门轰然倒塌,一众衣冠楚楚的宾客缠绕着、重叠着、翻滚着从那里掉入屋内。美弥子如受惊般一下缩回两人中间的背子之中,连头也缩了进去。
        杜公平也是手忙脚乱地找到了遮挡自己身体的衣物。抬头再看时,那里只剩两张倒地、破损的木门,再无一人。几个下女开始出现,慢慢地开始将那两扇门重新树起,恢复原状。
        慢慢地美弥子才悄悄地从深埋的被子中探出头来。
        美弥子,“她们都走了?”
        杜公平无奈、苦笑,“好像都走了!”
        美弥子,“她们是来……”
        杜公平无奈,“应该是闹洞房,听墙角的?!?br />    美弥子立即羞涩起来,“那我们刚才……”
        杜公平苦笑,“应该都被她们听到了?!?br />    美弥子,“那么……”
        美弥子一下突然从被中窜出,一下把杜公平压倒在地。
        美弥子满脸羞红,“我还要!”
        激战再次开始,男下女上。一会儿,在那个优美、美丽的赤裸后背上,一只巨大的狐狸慢慢呈现出来,本来迷幻如雾似云的尾巴,一条一条地慢慢展开。
        1!
        2!
        3!
        4!
        5!
        6!
        7!
        8!
        ……
        最后一条尾巴仿佛犹豫半天,但是最后依然没有探出。
  • 亲信干政案一审宣判:朴槿惠被判24年监禁 罚款180亿韩元 2019-04-17
  • 主旋律电影商业化 如何实现票房口碑双丰收? 2019-04-16
  • “靓号”有风险  当心被诈骗 2019-04-16
  • 寻根尧祖 圆梦中华——2018首届尧都民间祭拜尧帝大典在山西临汾尧都举行  2019-04-15
  • 《陈情令》曝剧照 李若彤演绎蓝家家主 2019-04-11
  • 把握和传承好“变则通”思想(大家手笔) 2019-04-11
  • 工作日醉酒迎检查——查! 2019-04-07
  • 乐清湾跨海大桥雄伟壮观 2019-04-07
  • 你所面临的除了再没利用价值的收回狗粮与制裁,还有国际的反腐制裁,反邪恶制裁。 2019-04-06
  • 2015科教频道中秋晚会《天涯共此时》 2019-04-06
  • 新疆美食,新疆吃货联盟,分享美食 2019-03-25
  • 回复@IP比ID好:都被咱用上了?你们咋不会用呢?难道把现实中的悲催带到了论坛? 2019-03-23
  • 董卿李思思朱迅 春晚女主持衣品大PK 2019-03-23
  • 日本大阪北部地区6.1级地震 2019-03-22
  • 端午假期要来了!收藏这份指南,避开人山人海 2019-03-18
  • 中国福彩网375 快乐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新时时彩号码走势图 河南泳坛夺金120期查询 双色球杀号定胆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pk10自定义算法演算软件 幸运农场复式计算器 搜狐彩票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害死人 北京pk10有人赚钱吗 全民彩票中奖没给钱 开奖现场 北京pk10一天多少期 十一运夺金爱彩人 广东时时彩预测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