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信干政案一审宣判:朴槿惠被判24年监禁 罚款180亿韩元 2019-04-17
  • 主旋律电影商业化 如何实现票房口碑双丰收? 2019-04-16
  • “靓号”有风险  当心被诈骗 2019-04-16
  • 寻根尧祖 圆梦中华——2018首届尧都民间祭拜尧帝大典在山西临汾尧都举行  2019-04-15
  • 《陈情令》曝剧照 李若彤演绎蓝家家主 2019-04-11
  • 把握和传承好“变则通”思想(大家手笔) 2019-04-11
  • 工作日醉酒迎检查——查! 2019-04-07
  • 乐清湾跨海大桥雄伟壮观 2019-04-07
  • 你所面临的除了再没利用价值的收回狗粮与制裁,还有国际的反腐制裁,反邪恶制裁。 2019-04-06
  • 2015科教频道中秋晚会《天涯共此时》 2019-04-06
  • 新疆美食,新疆吃货联盟,分享美食 2019-03-25
  • 回复@IP比ID好:都被咱用上了?你们咋不会用呢?难道把现实中的悲催带到了论坛? 2019-03-23
  • 董卿李思思朱迅 春晚女主持衣品大PK 2019-03-23
  • 日本大阪北部地区6.1级地震 2019-03-22
  • 端午假期要来了!收藏这份指南,避开人山人海 2019-03-18


  •     “怎么,侯爷和夫人还没见过彩蝶?”古依儿讶异的问道,将夫妇俩的神色收入眼中,她假装看懂了,点起头来,“我知道了,侯爷和夫人应该是没想过彩蝶做你们的儿媳?!?br />
        沈谦晟和甄氏更是突然收起笑容,夫妇像很有默契似的同时沉默起来。

        古依儿看在眼中,冷笑在心中,突然话锋一转,“侯爷,有件事呢我必须要向你道声歉,我不知道你与陶家的关系,更不知道你已属意陶玉娴做你的儿媳妇,所以我刚被王爷从苗岭村接到京城时,一不小心就与她结下了梁子。说实话,我也不是故意的,那时我已经和王爷成亲了,根本不知道陶玉娴中意我家王爷,甚至太皇太妃还各种敌视我,想让陶玉娴取代我的位置?!?br />
        “什么?陶玉娴喜欢王爷?”沈谦晟猛然惊呼,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们夫妻二人。

        “这是全京城都知道的事,难道侯爷还不知道?就连沈公子也知道,不信你们可以问沈公子的?!惫乓蓝阶抛?,有些无辜,同时也在向他们表示自己没说谎。

        但沈谦晟明显就接受不了这个事,双眼大瞪,眼中怒火腾烧,“既然陶玉娴喜欢的人是王爷,那陶锦良为何还要答应把女儿嫁给我家少源?”

        “侯爷,这问题你都不知道,我们又怎么知道?”古依儿一边反问他一边还朝旁边的男人抬下巴,“王爷,你说是吧?”

        “王妃所言句句属实?!奔О黉3磷帕城岬阆买?。

        “那……”沈谦晟脸色都青了,尴尬过后他敛紧双目,恨道,“可恶,枉我把陶锦良当挚友,他竟然连这种事都瞒着我!”

        “呵呵!”古依儿干笑了一声,很直接的落井下石,“你把他当挚友?可惜人家只是想利用你罢了。不是我说,侯爷,陶玉娴为人如何,京城里官家那么多,你怎么都不派人好好打听打听呢?他为何要答应女儿嫁给你家沈公子,还不是因为他想把女儿嫁进昭陵王府无望,因为丢不起这个人,所以才想着把女儿远嫁。也幸好这桩婚事没成,否则你现在进城只会被人当成笑话?!?br />
        古依儿还是愿意相信他是不知情的。

        毕竟他远在千里之外的地方,又少有来京城,这种儿女情长的事不刻意打听,谁能了解多少?

        沈谦晟突然又不说话了。

        但他绷着脸,神色中还有着显而易见的怒气。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甄氏柔声道,“侯爷,这事已经过去了,您也没必要再为了此事大动肝火?!?br />
        沈谦晟斜了她一眼,似是嫌她多嘴。

        反正古依儿没从他眼中看出多少温度。

        而甄氏立马收声,继续保持着她的安静和端庄。

        瞧着他们夫妇的互动,古依儿对他们的好感更是忍不住下沉。

        一个眼神就能把自己的女人震住,可见这北耀侯平日里是有多霸道。难怪听到的风评都是说他脾气不好的,就这样的爹,别说沈少源感到头痛,换做古奎忠这样试试,她保证把他嫌弃到八百里开外。

        不过为了缓和气氛,她还是主动友好的问道,“侯爷,怎么沈公子没与你们一同前来呢?”

        “不知道?!鄙蚯赏芽诨氐?,许是察觉到自己过于冷硬,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老夫来京还没见到他?!?br />
        “哦?那侯爷和夫人下榻何处?”

        “我们暂时住在衍儿府上,正好我母亲也在衍儿这里?!?br />
        “嗯?!惫乓蓝约夷腥丝慈?,只见他虽然唇角微勾,但眼眸中闪过一丝无奈。

        她眸子一转也就明白了,应该是沈少源和杨彩蝶搬出去了,否则他们都在沈府,不可能见不着面的。

        想到这个可能,她都不想再说话了。

        杨彩蝶大腹便便随时都有可能生产,即便他们不愿意接受这个儿媳,但她肚子里怀的始终是沈少源的骨肉。

        不关心杨彩蝶也就罢了,好歹也关心下即将出世的孙儿吧?

        然而,她从这对夫妇言语神情中完全没看出任何喜色,更别说其他的了。如此,她还有什么好与他们聊的?

        不,还有一件事必须与他聊……

        “侯爷,王爷几个月前曾派人去找你,不知道你在北耀可有见过他?”这事她必须问清楚,但她也聪明没有直接道明是谁去找他。

        “此事我已经向王爷禀明清楚了?!鄙蚯苫氐煤芗蚪?。

        “……”古依儿忍不住皱眉,她转头朝姬百??慈?,只见他点了点头。她心里有些不快,但当她转回头看到端庄文静又默不出声的甄氏时,她眸光暗转,这才有些明白。

        沈谦晟连自己老婆都防着?

        正当她心里犯疑惑时,姬百洌突然道,“侯爷和夫人舟车劳累很是辛苦,你们且回沈府休息,待养足精神本王再设宴为你们接风?!?br />
        她立马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她家男人明显是故意中断话题,就是不想她当着甄氏的面继续问下去。

        他不是防着甄氏,他应该是知道有甄氏在,沈谦晟一定不会多言。

        沈谦晟和甄氏顺着他的话起身,夫妻同时向他们拜别,然后离开了昭陵王府。

        待他们一走,古依儿就急着问道,“干什么这么神秘?”

        “你难道没看出来?”姬百洌别有深意的勾起唇角,下巴还朝甄氏坐过的地方抬了抬。

        “这北耀侯也太那个了吧?这种事用得着连自己的女人都避着?那师父去找他的事岂不是只有他一人知道?”

        “确实只有他一人知道?!?br />
        古依儿有一瞬间的无语,连枕边人结发妻都防,这沈谦晟未免太那个了吧?

        这是极度多疑症还是直男重度患者?

        不过这是别人的家事,她现在也不想过问,赶紧又问起重点来,“师父他老人家可好?北耀那边有危险么?为何北耀侯会来这里?他走了北耀谁主事?”

        这几个问题都是直白又犀利,姬百洌笑着看她,在她面前真是什么都不敢藏。

        他起身走向她,将她从椅子上打横抱起。

        “事关机密,待回房为夫与你慢慢细说?!?br />
        “……”

        ……。

        将北耀的情况听完以后,古依儿才有些明白沈谦晟为何突然到来。

        同时对他和无名师父精妙的布局也深感赞同和佩服。

        师父他老人家是真的厉害,连那种办法都想到了。

        也难怪沈谦晟缄口不提,这事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失败的风险。加上沈谦晟明里暗里有歧视女人的嫌疑,所以他不愿意提,只表示她家洌知道。至于是否要与她说,这就取决于她家洌对她的态度了。

        这老头,心眼多不说,还挺死板的。

        对沈谦晟的为人有了一些了解后,她突然惆怅起来。

        “唉……”

        “想什么?”听到她重重的叹气声,姬百洌眯起了眸子。

        “彩蝶和沈公子的事,怕是前路堪忧,我瞧着北耀侯的性子,完全就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br />
        “宁儿早已下旨赐婚,就算沈谦晟有不满也不会抗旨?!?br />
        “话是这么说,可圣旨上只写了‘择日成婚’,又没说具体时间。万一沈谦晟一辈子都不给他们办婚事,那他们两个一辈子这样?如果他们有一方感情不坚定,我还可以劝说他们分手,可他们两个人走到一起实属不易,我们都是看着的,要彩蝶一辈子不清不楚的跟着沈少源,就算她心里无所谓,我也会替她感到不值?!惫乓蓝剿翟接行┘ざ?,“你看看北耀侯的态度,虽然他来这里只是片会儿功夫,可他们夫妇嘴里提过彩蝶的名字吗?别说不提,就是我故意在他们面前说彩蝶是我的朋友,他们都罔若未闻,完全不予理睬?!?br />
        “总会有转机的?!北绕鹚脑鼓?,姬百洌却是异常的淡定。

        倒也不是他冷漠,如果他真不想管这事,大可以在她抱怨时就打断她。古依儿也知道他的性子,只是对他如此淡定表示看不懂。

        “转机?你不会说要等孩子出世,彩蝶必须生出儿子才会被北耀侯认可吧?如果真是这样,就算彩蝶生出儿子,我都不赞同她嫁去北耀!他沈谦晟有什么了不起的,就因为他是北耀侯,所以他家的女人就必须得低贱做人?他家那么有能耐,还娶什么女人,不如都娶老母猪回去算了,想杀想剐随便,还可以给他家一窝一窝的生!”

        听着他激愤的话,姬百洌真是哭笑不得,一手搂着她、一手抚摸着她圆圆的大肚子,“好了,先不要为此事动怒,待彩蝶把孩子生下来再说吧?!?br />
        “对了,我先前就想问的,北耀侯没见到沈少源,是不是沈少源和彩蝶搬出沈府了?”

        “应该是?!?br />
        “可恶!”古依儿更是气不过,接着就道,“不行,彩蝶预产期就这两日,她若是在沈府生产,有沈夫人帮衬着我还能放心。眼下他们搬出去,要是出什么事,谁能在他们身边搭把手?”

        “现在去?”姬百洌眉头蹙起,不悦的盯着她肚子。

        “也不是现在去,但彩蝶生孩子的时候我们肯定要去。不但我们要去,我还要尽可能的多叫人去!除了我娘外,我得去跟皇嫂通个气,让她也能够出来。我要让沈谦晟夫妇知道,就算彩蝶不被他们认可,一样有人为她撑腰!”古依儿挺着背说得气势磅礴,宛如要带领一批人手前去与人打仗似的。

        姬百洌扭开头闷咳起来,肩膀一抖一抖的。

        然而古依儿并非虚张声势,而是说做就做,立马就把红桃叫进了房里,让她派人迅速去宫里。

        至于姬百洌,还是一如既往的由着她。明知道阻拦无用,还不如跟她一同看热闹。

        ……

        翌日

        古依儿还在睡梦中就被红桃唤醒。

        沈少源派人来请他们前去,说是有急事。

        正巧今日姬百洌没去早朝,洗漱过后夫妻俩即刻前往沈少源在外置办的宅子。

        他们的新家比起其他府邸来说很是窄小,连悦心阁一半面积都没有,不过他们提前了好几个月置办,虽然家小,但布置得也精致。

        正如他们想的那般,杨彩蝶要分娩了,沈少源焦头烂额,一会儿跑产房里守着,一会儿又跑出来指点下人做事。

        他们昨日才搬出来,也没叫几个人跟着,不过呢,幸好他们搬出来的时候没把稳婆给忘了。

        古依儿早有准备,所以把阿秀和红桃都带了出来,见沈少源忙得都没时间招呼他们,赶紧让阿秀和红桃去产房里帮忙。同时还让阿秀带了一粒药丸进产房,让她进去喂杨彩蝶服下。

        没多久,沈少源匆匆跑来见他们。

        一头大汗的他都顾不上擦把脸,见到他们的第一句就是,“你们可算来了,再不来我都想哭了?!?br />
        “又不是你生孩子,你哭什么?”古依儿打趣的问道。

        “疼??!从鸡鸣开始她就喊疼,我本来想叫你们过来,可没一会儿她又说不疼了,连着两个时辰都这样,一会儿疼一会儿又不疼,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沈少源刚说完,不远处的房间里又传来喊叫声,他转身就跑,“你们自便,我还得进去陪她!”

        望着他仓惶失措的背影,古依儿眼里虽然含着笑,但心里却是被他狠狠感动了一把。

        这不是第一次见他如此慌神无主,上次杨彩蝶离开,他还悲痛欲绝到吐血,这个时而温文儒雅、时而豪放不羁的男人,也只有在面对杨彩蝶的事时才会露出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如果不说他的身份,谁会想到他是北耀侯的长公子?

        而他对杜青缘的长情和专情,不知道沈谦晟有没有见过?

        他们夫妻耐心的等待着,古依儿本以为杨彩蝶吃了药丸会和秋盈盈一样很快就会把孩子生下来,可他们这一等等到午时孩子才出来……

        期间,秋盈盈得到消息赶了过来,而她一来就进了产房帮忙,都没跟女儿女婿多说几句话。

        她来之后没多久,沈夫人与沈衍、杜青缘也来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沈夫人出现时绷着脸,得知秋盈盈在产房里帮忙,她也没多话,急着进了产房。

        “青缘,你们怎么来这么晚?”古依儿不解的问道。

        按理说沈少源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的,结果他们现在才到,可这不是他们的作风。

        “王妃,我娘都快被大伯和大伯母气死了!”杜青缘赶紧向她抱怨起来,“本来我们一早就要来的,结果大伯从中阻拦,还说女人都要生孩子,不用我们替一个外人操心?!?br />
        听她说完,古依儿脸色都黑了,“那他可知道彩蝶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孙子?”

        杜青缘气呼呼的道,“他当然知道了,但他说孩子若是能顺利出世,那是孩子的命好,反之就是与沈家无缘?!?br />
        听到这,古依儿不仅脸黑,吐血的冲动都快有了。她扭头朝沈衍看去,沈衍也是绷着脸,明显也是被气得不轻。

        “可恶!这北耀侯还真是够铁石心肠的!既然他如此,那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王妃,还有呢,大伯他还说要是彩蝶生了儿子就把孩子抱走,说他会把孩子带回北耀抚养?!?br />
        “呸!”古依儿听得直接爆粗,“他一个侯爷也敢如此不要脸?彩蝶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关他屁事???”

        “王妃此言差矣?!币坏阑牒竦纳ひ敉蝗淮硬辉洞Υ?,“我沈某人的孙子自然是要回沈家的,没有流落在外的道理?!?br />
        古依儿咬着牙转身。

        姬百洌和沈衍、杜青缘也同时看向朝他们走来的中年男人。

        “侯爷,我不认可你说的话?!庇潘簧戆缘赖钠?,古依儿不屑的撇起嘴角,“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自然是谁地里结出的果实归谁,何况是女人身上掉下的一团肉呢?!?br />
        她本以为说出这句话会让沈谦晟多少有些难堪,但没想到他都不正眼看自己,走近以后直接朝姬百洌道,“王爷,这是下官的家务事,还请王妃莫要插手?!?br />
        被无视也就罢了,还被反讽一顿,古依儿气得脑门充血。

        正想与他争执到底,突然瞥到不远处又走来一袭华丽的身影。

        “侯爷,哀家可不认同你所谓的家务事?!?br />
        沈谦晟完全没想到裴郦会来,微愣之后转身礼道,“参见太后?!?br />
        “参见太后?!惫乓蓝羌父鲆哺判欣?。

        “平身?!迸巅⑿ψ派锨?,美目落在沈谦晟身上,“侯爷,彩蝶是我爹所认的义女,也是哀家的妹妹,只要她一日未与沈公子成亲,她就还是裴家的半个女儿,她所生的孩子,自然是与裴家更亲,你说是不?”

        
  • 亲信干政案一审宣判:朴槿惠被判24年监禁 罚款180亿韩元 2019-04-17
  • 主旋律电影商业化 如何实现票房口碑双丰收? 2019-04-16
  • “靓号”有风险  当心被诈骗 2019-04-16
  • 寻根尧祖 圆梦中华——2018首届尧都民间祭拜尧帝大典在山西临汾尧都举行  2019-04-15
  • 《陈情令》曝剧照 李若彤演绎蓝家家主 2019-04-11
  • 把握和传承好“变则通”思想(大家手笔) 2019-04-11
  • 工作日醉酒迎检查——查! 2019-04-07
  • 乐清湾跨海大桥雄伟壮观 2019-04-07
  • 你所面临的除了再没利用价值的收回狗粮与制裁,还有国际的反腐制裁,反邪恶制裁。 2019-04-06
  • 2015科教频道中秋晚会《天涯共此时》 2019-04-06
  • 新疆美食,新疆吃货联盟,分享美食 2019-03-25
  • 回复@IP比ID好:都被咱用上了?你们咋不会用呢?难道把现实中的悲催带到了论坛? 2019-03-23
  • 董卿李思思朱迅 春晚女主持衣品大PK 2019-03-23
  • 日本大阪北部地区6.1级地震 2019-03-22
  • 端午假期要来了!收藏这份指南,避开人山人海 2019-03-18
  • 广东十一选五 幸运农场杀号 福彩有哪些高频彩种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乐彩网 体彩经营规则 北单3玉米种子 腾讯分分彩技巧玩法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查 彩票销售渠道开启变革之门 北京pk107码人工计划 快赢481走势图近500期 香港六合彩76期 北京pk10怎么研究走势 买高频彩平台 喜乐彩票平台app 天天彩票注册地址